九天阊阖开宫殿 万国衣冠拜冕旒

来源:陕西日报 2020-12-30 10:44:58

  

  

 

  唐墓壁画《客使图》。

  

 

  陕西历史博物馆讲解员徐大卫正在讲解《客使图》。

  

 

  唐朝画家阎立本名作《步辇图》。

  

 

  章怀太子墓室中西《客使图》。

  记者 师念文/图

  乾陵是中国独一无二的两朝帝王、一对夫妻皇帝合葬陵,里面埋葬着唐高宗和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女皇帝武则天。永泰公主、章怀太子、懿德太子的墓葬作为乾陵三大陪葬墓,是已发掘规格最高的唐代墓室。三大墓葬中100多幅绚丽多彩的唐代壁画,是唐代社会生活的全方位写照。

  章怀太子墓的考古发掘始于1971年7月,尽管墓内严重被盗,但仍发现大量精美的陪葬品,包括50多组保存完好的彩色壁画,其中最为有名的是《马球图》和《客使图》。《客使图》作为目前我国保存的唯一一幅反映外交题材的唐墓壁画,受到学术界长久的关注,具有珍贵的史料价值和艺术价值。

  《客使图》

  年龄:1000余岁

  职称:国宝级

  出生时间:唐代

  籍贯:乾陵章怀太子墓

  户籍登记时间:1971年

  现住址:陕西历史博物馆

  章怀太子是谁?

  章怀太子李贤(652年—684年),字明允,是唐高宗第六子,武则天次子。高宗非常看好李贤,据《新唐书》记载,李贤是高宗子女中比较有才华的一个,唐高宗曾对司空李勣说李贤这个孩子已经读了《尚书》《礼记》《论语》,背诵古诗赋十多篇,一看就能领会,也不会忘记。

  上元二年(675年),皇太子李弘(高宗李治与武后长子)猝死,李贤继立。高宗命李贤留守长安监国,当时召集诸儒张大安等注《后汉书》,在注释中,李贤讽刺母后干预内政,与武后关系紧张。

  当时,朝臣明崇俨深得皇帝和武则天信赖,他对武后说:“太子不堪承继,英王(武后第三子李显)貌类太宗”,又说“相王(武后幼子李旦)相最贵”,李贤听闻后深感厌恶。

  彼时,宫中有流言说李贤不是武后亲生,而是武后的姐姐韩国夫人与高宗的儿子。李贤顿生疑虑,感到恐惧。加之武后送《少阳政范》和《孝子传》给李贤,以责备他不懂得为人子、为太子,还曾亲手书信斥责,李贤越发感到不安。

  仪凤四年(679年),明崇俨被强盗杀害,却又迟迟抓不到凶手。武后怀疑是太子李贤所为。调露二年(680年),武后派人揭发太子阴谋,在东宫马房里搜出数百具铠甲,作为谋反凭证。

  高宗一向喜爱李贤,想要宽恕他。武后却说:“为人子心怀谋逆,应该大义灭亲,不能赦免罪行。”于是,李贤未能洗清罪责,被废为庶人,幽禁在长安。收缴的铠甲在天津桥焚毁,借以昭告天下。

  永淳二年(683年),幽禁数年的庶人李贤被流放到偏僻的巴州,走时妻儿仆从衣缕单薄,十分凄凉。皇太子李显为此上书恳请帝后怜悯,稍赐春冬衣物。

  关于李贤的死因,史学界存在争议。一部分人认为他是流放巴州后,抑郁而终,也有一部分专家认为是武后派人到巴州将李贤囚禁并逼令自杀。

  神龙元年(705年),中宗李显逼迫武则天退位,发动神龙政变。次年,中宗平冤昭雪,将哥哥李贤遗骨由巴州迁到乾陵以雍王身份陪葬。公元711年,唐睿宗追封李贤为章怀太子。

  《客使图》里有哪些人物?

  章怀太子墓经过两位皇帝的加修,规格不断提高。位于陕西历史博物馆唐墓壁画展厅的《客使图》高1.85米、长2.47米,于1971年出土于章怀太子墓,位于该墓墓道的东壁上,画中人物有真人大小,整个画面似乎有一种庄重的神秘感。

  “画面中共有6人,从样貌、服饰上看,左边三位应为唐代官员,他们穿着初唐时的朝服,头戴介帻,外加漆纱笼冠,身穿阔袖大红袍,白色长裙曳地,腰悬绶带,足蹬岐头履,气度威严沉稳,神情肃穆,雍容自若。手中执有笏板,正面对面伫立,似乎正在商谈事宜,这三人很有可能是鸿胪寺官员。”陕历博讲解员徐大卫徐徐道来。

  画面中另外三个人为异域使者,他们脸现温顺,拱手躬身,恭而敬之。

  这三位外邦使者究竟来自何方?专家学者将其容貌、服饰与文献记载对照,做出推断,认为那位秃顶,浓眉深目,高鼻阔嘴,身穿翻领紫袍,腰束带,足穿黑靴的,似为东罗马人。在中国史籍中,东罗马帝国被称为拂菻或大秦,其风俗:“男子剪发,披帔而右袒……俗皆髡(剃发)而衣绣。”这名使者的“秃顶”应与文献上的“髡发”风俗相吻合。

  中间那位身穿宽袖红领白短袍,下穿宽口裤、黄皮靴。面庞圆润,须眉清晰,头戴尖状小冠,冠前涂红色,并且帽子上还插着两根羽毛。据《旧唐书》中记载:“(高丽)官之贵者,则青罗为冠,次以绯罗,插二鸟羽,及金银为饰,衫筒袖,袴大口,白韦带,黄韦履。”而新罗“衣服,与高丽、百济略同,而朝服尚白”。徐大卫说:“在韩国庆州博物馆,有很多这样服饰的文物,学者们认为这位可能是来自朝鲜半岛的新罗国使节。”

  最后一位,头戴翻耳皮帽,圆脸,身着圆领黄袍,腰束黑带,外披灰蓝大氅,下穿黄色毛皮窄裤、黄皮靴。学者们则推测认为是我国东北少数民族地区的室韦族或靺鞨族的酋长或使者。依据是《旧唐书》记载该民族普遍畜养猪、犬等,并以其皮做成衣服,这与图中的冠帽服饰特征颇为吻合。此外,北魏至隋唐之间,靺鞨与室韦向中原王朝遣使朝贡始终不绝,尤其是七世纪末至八世纪初,不仅朝贡的规模愈来愈大,而且人员的往来也与日俱增。

  《客使图》为何在此出现?

  《客使图》这幅作品表现出高超的艺术水准和独特鲜明的绘画风格,如三位外邦使者的神态,左边一位叉手躬腰,目现焦虑、忐忑不安神情;中间一位双手拢于袖中,毕恭毕敬;最后那位站在三步之外,低眉敛目,流露出谦卑神情。而三位唐朝官员,气定神闲。在赋色用彩上,取色简单、朴素,仅着红、黑、黄和淡蓝,薄施微染却达到华美绚丽的效果。

  西安市文史馆馆员朱文杰认为,《客使图》应该称为“以画记事”的“史迹画”。唐代“史迹画”代表画家首推阎立本。例如他的《步辇图》,记录了汉藏两个民族友好关系史上“文成公主下嫁和亲”的故事。

  朱文杰说:“唐代张彦远《历代名画记》记载,唐太宗为了将异国来朝的盛况记录下来,‘诏(阎)立本画《外国图》’。阎立本的《外国图》,通过对边远各民族及国家人物形象的描绘,反映唐王朝与各民族的友好关系。不同的是,《外国图》反映的是阳间社会,而《客使图》反映的则是‘事死如事生’的思想。”

  其实章怀太子墓壁画《客使图》不是一幅,但西《客使图》损毁严重,无法揭取,只留存临摹本。西《客使图》壁画中,画面同样由六人组成,三位大唐外交官员,三位外邦使者。而通过画面右侧三人的服饰、服色以及第二、三人手中所执的“上挫下方”朝笏,可知为唐代鸿胪寺官员。三位外邦使者分别为高昌、吐蕃、大食派来的官员。其中高昌使者还被专家推断可能是高昌王子。

  关于《客使图》为何出现在章怀太子墓室壁画上,学界有不同观点。一种认为是“中宗反正”后,极力恢复李唐的威信,为蒙冤的兄长迁葬并抬高等级,东西《客使图》壁画上的六位外国使者,极有可能是中宗渴望学习其祖父“万邦来朝”的缩影,可以说《客使图》是以“吊唁”之名,来行“阐扬先帝徽烈”之实。一部分学者则认为《客使图》还原的是章怀太子生前的生活场景。

  不管《客使图》是在何种背景下产生,透过它大家可以看到在距今1200多年的盛世唐朝。“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的盛世场景,仿佛就在昨天。

  记者手记

  坚定文化自信 彰显大国风范

  师念

  古代中国,相对于世界其他地区,和平的时间更长久,因此积累了更多物质财富和制度经验,在文化软实力方面也更加突出,如此在外交活动中,常常处于从容不迫、有理有利的良好状态。

  开元十九年(731),唐朝发生的一个故事很有意味。根据和亲于吐蕃的金城公主的请求,唐玄宗让有关部门抄写《毛诗》《礼记》《左传》《文选》各一部,准备送给金城公主。不料,朝臣于休烈上表反对,理由是《左传》是历史书,记载着很多政治军事谋略,而唐朝与吐蕃经常和战不定,这些谋略如果为吐蕃所用,将不利于唐朝。

  唐玄宗要宰相们讨论,裴光庭发言反对于休烈的观点,他认为于休烈只看到了史书中的谋略,没有看到书籍中的道德,“不知忠信节义于是乎在”。裴光庭的观点得到了唐玄宗的支持,于是一批传统经典进入吐蕃。

  在这个外交故事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当时中国的主政者,展现出无可比拟的文化自信,而这种自信在外交活动中显然是十分重要的。

  这样的自信在唐墓壁画《客使图》中也显而易见。画面中左侧三位唐代官员气定神闲、落落大方,右侧三位外来使者拱手躬身、恭而敬之。

  唐朝的中央学府是国学、太学,而在这里就学的学生并不限于高官子弟,还有各国的留学生,史料记载“高丽、百济、新罗、高昌、吐蕃诸国酋长,亦遣子弟请入国学,于是国学之内,八千余人,国学之盛,近古未有”。

  唐朝没有针对任何“异教徒”发动过宗教战争,也没有进行过殖民式压榨,它更愿意通过文明礼仪、价值观念等软实力资源,在国际舞台上获取安全保障,推动外交成功。

  斗转星移,到了21世纪,历史的潮流让大国格局东升西降,中国成为当今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然而,要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不仅要有强大的物质力量,更要有强大的精神力量,要靠文化软实力不断提高在国际社会中的话语权。

  打造文化软实力的前提必须是文化自信。我们的文化自信不是空穴来风,我们有着博大精深的优秀传统文化,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沉的精神追求,这是我们做中国人的骨气和底气。早在1000多年前的唐代,中国人就靠着自己的文化影响了整个东亚文明圈。

  今天,让我们重温中国历史,讲中国故事,同时总结中国经验,凝练中国精神,充满文化自信地与世界对话,发出中国声音,鲜明地显示出中国智慧、中国气派和中国风范。

(责编:于姗)